<address id="f9hf9"><listing id="f9hf9"><nobr id="f9hf9"></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9hf9"></address>

            <form id="f9hf9"><form id="f9hf9"><th id="f9hf9"></th></form></for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正文

            著書講學 開拓嶺南文脈

            時間:2022-02-22 19:03:59    來源:廣州日報" />

            原標題:漢代“二陳一楊”,嶺南“儒宗”“詩祖”(引題)

            著書講學 開拓嶺南文脈(主題)

            系列策劃:陳偉勝 周嫻

            本版撰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鐘葵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鐘葵

            嶺南文化經緯度

            “五嶺北來峰在地,九州南盡水浮天?!睅X南大地倚山臨海,地勢開陽。自古以來,嶺南人采中原之精粹,納四海之新風,融匯升華,自成宗系,形成別具一格的嶺南文化。且務實、開放、兼容、創新之風至今賡續不斷。而其文脈之傳承,實有賴于歷代學者開館授徒,薪火相傳。尤其是書院產生之后,學派紛呈,名人輩出,在中華文化之林中獨樹一幟。

            廣州市海珠區下渡路楊孚故里。

            楊孚畫像

            “楊孚井”深藏于市井之中。

            廣州市海珠區漱珠崗上的漱石。

            “楊孚井”井水清澈。

            陳欽、陳元父子雕像?!岸悺笔堑氐氐赖赖膸X南人,被認為是“粵人文之大宗”。

            嶺南文化 源于何時

            清初“三大家”之一屈大均在《廣東文集》序言中說:“廣東居天下之南,故曰南中,亦曰南裔?;鹬?,祝融之墟在焉,天下之文明至斯而極。極,故其發之也遲,始燃于漢,熾于唐于宋,至有明乃照于四方焉,故今天下言文者必稱廣東?!?/P>

            “天下文明至斯而極”,“極”,是指地理之極。古人一直認為,我國的文化發源地是中原地區。中原文化向南傳播至廣東,在地理上已是“盡頭”了。所以廣東的文化相對于其他地方起步較慢,在秦漢時期才開始萌芽。不過,嶺南文化雖然起步晚,但后勁十足,到唐宋時期已嶄露頭角,明代中葉之后,更是大放光芒,直追中原。發展到清代和近現代,又達到了一個高峰。

            嶺南文化 始于何人

            屈大均曾說:“越人以文事知名者,自高固始?!?/P>

            又說:“南越文章,以尉佗始?!?/P>

            高固是南海人。周顯王時,嶺南地屬楚國管轄。高固才能出眾,為楚威王相。傳說他擔任楚相時,位于越秀山的“楚庭”有“五羊銜谷”之祥。

            當時,有個名叫鐸椒的文官,見楚威王沒有通讀《左氏春秋》(即《左傳》),便把以往成敗得失的歷史經驗編為四十章,名為《鐸氏微》,由高固獻給楚威王,因此楚國文教日興。所以屈大均說廣東人從事文教事業是從高固開始??上У氖?,高固沒有文章流傳下來。

            尉陀即南越王趙佗。漢初,漢文帝有《賜尉陀書》,尉佗也有《上漢文帝書》。屈大均認為尉陀的《上漢文帝書》“辭甚醇雅”,故說“南越文章,以尉佗始”。但又懷疑是由其來自中原的“秘書”代筆,未必是尉陀本人或南越人所作。

            因此,高固和尉佗都算不上是嶺南文化的創始人。

            那么,嶺南文化的創始人是誰呢?屈大均說:

            “然則文其以漢之陳元為始乎?……次則楊孚有請均行三年通喪一疏,即其《南裔異物志》,辭旨古奧,散見他書,搜輯之亦可以為廣東文之權輿?!?/P>

            屈大均在這里只提及陳元和楊孚兩人,實際上陳元的父親陳欽,也是嶺南文化的開山祖。這三個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嶺南人。

            城中深藏2000年“楊孚井”

            漢代嶺南文化的“拓荒者”中,“二陳”沒有完整的著作流傳下來,活動遺址也蕩然無存。另一位重要人物楊孚,則不僅有較為完整的著作傳世,還有居住和著書講學的遺址可尋。

            楊孚,字孝元,東漢南??し露深^村(今廣州海珠區下渡路)人。漢章帝時,楊孚獲舉薦北上京師洛陽,通過了朝廷舉辦的“賢良對策”考核,官拜議郎。據《百越先賢志》等書記載,楊孚任議郎曾提出兩項重要主張。一是極力主張以孝治天下,為漢和帝所采納,影響深遠。二是提出“吏治必務廉平”。

            在珠江南岸的楊孚故居,古人多有題詠。如唐代詩人許渾有“煙深楊子宅,云斷越王臺”,以及“河畔雪飛楊子宅,海邊花盛越王臺”句,表明至少在唐代,“楊子宅”已成廣州名勝,可與“越王臺”媲美。

            楊孚故居保留了很長時間,“失蹤”的時間可能是明末。清乾隆年間的《番禺縣志》曾記載:“后有張瓊者,掘地種蔞,得一磚刻云:楊孝元宅?!边@個獲磚之地,被確認為楊孚宅第遺址。屈大均在《廣東新語》中,也提及此事。

            現在,楊孚故居只剩下一處遺址,就是原楊孚故居后花園的“楊孚井”。這口形制古拙的紅砂巖古井,正是當年楊孚所開鑿,雖已有近兩千年歷史,但至今井水依然清澈。不過,這口井藏在海珠區的城中村中,要找到它著實不易,即使是廣州人,也可能會“蕩失路”(迷路)。

            想參觀“楊孚井”,最好乘坐廣州地鐵8號線,在鷺江站B出口出站后左轉,進入下渡路,往前走數百米,走到冠記腸粉店處,就左轉進入旁邊小路,可見到不遠處有“楊孚故宅”照壁,然后按指示牌找到下渡東約一巷,就可見到“楊孚井”了。如乘坐公交車,可坐8路、24路、93路、182路、229路車等到下渡路口。

            撰寫《南裔異物志》,漱珠崗上講學

            楊孚是通才。他把嶺南土特產分列條目,撰寫成《南裔異物志》,并“枚舉物性靈悟,指為異品,以諷切之”。此書一出,嶺南異物廣為人知?!  赌弦岙愇镏尽吩瓡谒未咽ж?,后人轉相引用,故“散見他書”。清代南海人曾釗從諸書中重新輯錄成兩卷本《異物志》,流傳至今。這本書開我國學者雜記地方風物之先河,為此后同類撰述開拓了新領域,漢代以后,步其后塵者層出不窮。

            在史學領域,楊孚的《南裔異物志》處于正史與稗史之間,在當時史學門類單一、尚未充分發展的時代,為史學創立了新的門類。

            楊孚晚年從京城退休,返穗定居。他見附近有一山崗(即現在的漱珠崗)奇石疊起,老樹參天,環境清幽,便結廬其間,名之為“石邊祠”,在此講學和著書,漱珠崗從此留下了嶺南書院的早期印記。

            南宋時,嶺南文化名人崔與之慕名而來,也在漱珠崗設帳講學。清末道士李明徹在漱珠崗建純陽觀時,為紀念楊孚和崔與之,在純陽殿兩側建楊孚祠和崔清獻祠。此后,漱珠崗便成文化人的聚會點。清同治年間,名畫家蘇六朋在此建松枝仙館;嶺南畫派奠基人居巢、居廉常來此作畫;其后“二居”弟子高劍父、高奇峰、陳樹人等在此栽梅樹,結成“梅社”,并將社名刻于漱石上。

            帶回松樹種宅前,傳出“南雪”佳話

            楊孚從洛陽榮歸故里后,從河南帶回兩棵松樹植于宅前。這本來是一件日常小事,但不久后,便發生了令人嘖嘖稱奇的“怪事”。

            據《廣東新語》記載:“廣州南岸有大洲,周回五六十里,江水四環,名河南。人以為在江水之南,故曰河南,非也。漢章帝時,南海有楊孚者……其家在珠江南,嘗移洛陽松柏種宅前,隆冬蜚雪盈樹,人皆異之,因目其所居曰河南,河南之得名自孚始。嶺南天暖無雪,而孚之松柏獨有雪,氣之所召,無間遠邇。雪其為松柏來耶?為孚來耶?”

            廣州地屬無冬區,冬季一般不會下雪。但自從楊孚帶回洛陽松柏后,北方之雪便隨著他移植的松柏而來,且只落在楊孚宅前的松柏上。此事神奇,人們搞不清楚飛雪是為松柏而來,還是為楊孚而來。出于對楊孚的敬仰,人們稱他所居住的地方為“河南”,并尊稱他為“南雪先生”。久而久之,整個“江南洲”也被稱“河南”。

            因此,屈大均認為:“河南之得名自孚始?!敝两?,廣州人仍稱呼珠江南岸的海珠區為“河南”。

            此外海珠區不少地名也與楊孚移植松樹有關。歷代文化人以“門鄰楊子宅”為榮,百姓則紛紛種植松樹。由此出現了不少與松樹有關的地名,如萬松園、萬松山、大松崗、半松坡等,可見楊孚在民間的影響之大。

            學者評價

            嶺南“詩始楊孚”、首次“粵人著作見于史志”

            楊孚的《南裔異物志》,多為散文,亦有四言韻文的“贊語”,文體頗為獨特。后人認為,楊孚在行文中運用藻言韻語,是為了便于誦讀。

            正因此書文體獨特,屈大均《廣東新語·詩語》中,有“詩始楊孚”一條,屈大均說:“其為《南裔異物贊》(即《南裔異物志》),亦詩之流也。然則廣東之詩,其始于孚乎?”

            標題為“詩始楊孚”,然后行文又打問號,屈大均之所以不肯輕易下結論,是因早在西漢初年,嶺南人張買“鼓棹能為越謳”。有一次他陪伴漢惠帝劉盈在苑池游樂,一邊劃槳,一邊唱自己改編的廣東民歌,歌詞頗有諷諫之意,讓漢惠帝有所領悟。

            不過,張買是個“歌星”,不能稱之為“詩人”,且張買沒有作品流傳下來,廣東真正的“詩祖”,還是楊孚。

            楊孚在嶺南文化史上還有一項第一。因《續后漢書·五行志》注引楊孚《董卓傳》,這也是嶺南人著作被載入史志的頭一回,所以曾釗說:“粵人著作見于史志,以議郎為始?!薄 ?/P>

            文脈書院 1

            嶺南經學的興起,始于陳欽

            陳欽,字子佚,生于漢宣帝末年,世居蒼梧郡廣信(廣東封開縣及廣西梧州市一帶)?!皬V信”的得名,是漢武帝時期,將嶺南首府遷至蒼梧郡離水與郁水的交匯處,并取名“廣信”,取意“初開粵地,宜廣布恩信”。

            因廣信地處中原與嶺南交通往來的水陸要沖,又一度成為嶺南政治、軍事、經濟、文化中心,所以最早受到中原文化的熏陶,出現了嶺南地區最早的一批文化精英,其中最杰出的就是陳欽。

            史籍記載,陳欽自幼博覽群書,熟習“五經”(《易》《書》《詩》《禮》《春秋》)。漢成帝時,被舉薦為“茂才”,師從經學大師賈護,研習《左氏春秋》。他博采眾長,卓然自成一家,撰有《陳氏春秋》(已佚),與當時博學多才的經學名家劉歆齊名。

            隨后,陳欽來到京師長安,被朝廷任命為“五經博士”。不久,又負責教育皇室子弟及貴戚。陳欽的弟子中,有兩人做了皇帝:一位是漢平帝,另一位是時任大司馬,后來篡漢的王莽。不過,陳欽雖是王莽的老師,但最終還是被王莽所害,在獄中自殺。

            漢代的經學,有今文經學和古文經學之分。自漢武帝立經學博士后,今文派完全碾壓古文派,“五經博士”是清一色的今文派學者。王莽改制,始立古文經學博士。陳欽是古文派學者,他能躋身于“五經博士”之列,在當時也是鳳毛麟角。更重要的是,他是嶺南研究經學的第一人。

            嶺南人辦“書院”,始于陳元

            陳元,字長孫。他幼承家學,傳習父業,逐字逐句對《左氏春秋》進行考證和注解。因所有精力和時間都用于經學研習,以至于“不與鄉里通”,被鄉親們視為“不近人情”。

            東漢初年,陳元赴京城任議郎。由于他對《左氏春秋》考證深入,注疏周詳,見解獨到,一時名噪公卿。史稱他與當時著名的學者桓譚、杜林、鄭興齊名,“為學者所宗”。

            陳元任議郎期間,做了兩件影響后世的事:

            一、力爭立《左氏春秋》博士。光武中興后,有人提出恢復“《左氏傳》博士”。當時朝廷對此事的爭議十分激烈,反對者范升等人認為“左氏淺末,不宜立”。陳元聞之,據理駁斥,后又與范升反復辯論十數次,最后陳元駁倒范升,光武帝遂允立“《左氏傳》博士”。

            二、在洛陽設館授徒。雖然光武帝同意立“《左氏傳》博士”,陳元也是公認的第一人選,但漢武帝偏偏不用陳元,而任用第二人選李封為博士。沒多久,李封病死,光武帝本來就不太喜歡古文經學,于是趁機將“《左氏傳》博士”廢掉。

            博士未當成,陳元便另尋他徑治學。據史籍記載,陳元在京城洛陽“以授徒為業,傳《左氏春秋》”。陳元在洛陽設館授徒,可謂嶺南人辦私學之肇端,雖然當時不叫書院,但形式上與書院無多大差別。

            陳元的著作《陳元集》及《左氏異同》均早已亡佚,所幸《后漢書·陳元傳》收入了陳元的兩篇疏議,這是歷史上由嶺南籍人士撰寫的最早的政論文章。

            學者評價

            “二陳”是“粵人文之大宗”

            陳欽、陳元作為漢代古文經學派代表,對《左氏春秋》的研究達到了最高水平,是當時全國學術界的標桿。他們不僅是吸納中原文化的先行者,同時也是嶺南文化的“拓荒者”。

            《廣東通志》的儒林傳,把陳欽、陳元列為嶺南儒林之首,盛贊“陳元獨能以經學振興一時,誠嶺海之儒宗也”。

            屈大均說:“粵處炎荒,去古帝王都會最遠,固聲教所不能先及者也。乃其士君子向學之初,即知誦法孔子,服習《春秋》,始則高固發其源,繼則元父子疏其委,其家法教授,流風余澤之所遺,猶能使鄉閭后進若王范、黃恭諸人,篤好著書,屬辭比事,多以《春秋》為名。此其繼往開來之功,誠吾粵人文之大宗,所宜俎豆之勿衰者也?!?/P>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凡本網注明“XXX(非現代青年網)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

            特別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