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9hf9"><listing id="f9hf9"><nobr id="f9hf9"></nob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9hf9"></address>

            <form id="f9hf9"><form id="f9hf9"><th id="f9hf9"></th></form></for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化 > 正文

            南堡寨 讓“殘垣斷壁”再現詩情畫意

            時間:2022-03-22 14:27:36    來源:陜西日報" />

            原標題:南堡寨 讓“殘垣斷壁”再現詩情畫意

            陜西日報記者 馬騰文/圖

            張新亮走出村口時,忍不住回過頭去,再次打量這個他生活了大半輩子、如今已經滿目瘡痍的村莊。村里人陸陸續續都走了,搬到了塬下去生活,他是最后一批走的。舊家當堆了滿滿一車,還有一些零碎的雜物,車里實在裝不下,他不得不撂在剛剛舍棄的舊宅里。他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舍,他知道,這一走,這個叫南堡寨的村子,真的就成空村了,變得一個人都沒有了。

            10多年過去后,2022年初春的一天,張新亮沿著當年離去的路,一步一步又走了回來。聽村里人說,他們當初舍棄的那個到處殘垣斷壁的南堡古寨,現如今紅火得很,成了一處游人如織的旅游風景地。他想回來看看,看看老村子到底變成了咋樣一個新模樣。

            3月5日,游客在建成后的長安唐村游玩(資料照片)。

            無可奈何花落去 千年古寨變荒村

            在西安市長安區王曲街道,坐落于神禾塬上的南堡寨村,曾經是一個遠近聞名的“古寨”。很久很久以前,當周圍的村寨飽受匪患禍害時,城門堅固、高墻森嚴、地勢險要的南堡寨,則一次次地化險為夷,從而成為神禾塬眾人眼里的艷羨之地。

            張新亮說,在他小時候,爺爺常給他講村里的故事。老人說,古時候,塬上很不太平,常常鬧土匪,周圍的村子幾乎都遭受過土匪的搶掠,唯獨南堡寨讓土匪奈何不得。因為南堡寨的城門厚,城墻高,跟個城堡一樣,不管土匪站在城外如何咋呼,村里人就像什么事也沒發生一樣,安然不驚,該吃吃,該喝喝,日子一如往常。

            時間過去了很久,已經到了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南堡寨依然保持著一般村子難得一見的繁華與熱鬧。別看它只是個村子,但規模和陣勢更像一個鎮子。村子不光有城門、有城墻,有磚石鋪就的街巷,還有數不清的古香古色的民居古宅。村子的中央蓋有一個魁星樓,以樓為界,南北分置藥王廟、三圣宮,東西還各設一戲臺……

            出了城門,村外是一片呈喇叭口向外擴展的開闊的田疇,耕種著關中地區常見的小麥、玉米。再往前,下到塬底,就是從秦嶺流出的滈河。滈河在塬底留下大片的水田,南堡寨的人就在這里種蓮菜、種水稻。放在自給自足的農耕時代,守著這方寶地,吃著自產的大米白面,南堡寨人的日子簡直美得不得了。

            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和市場經濟的蓬勃發展,外面的新風迎面而來,南堡寨人開始不再滿足于現狀,對生活有了更高的追求。這時候他們發現,這個曾經令他們無比自豪的“古寨”,已經嚴重地制約了他們的發展,如果繼續待在這里,生活就會變得越來越不方便。

            南堡寨坐落在一個高地上,背靠土崖,崖邊長滿了灌木和樹林。過去,它擋著土匪的道兒,現在,它擋著村人外出的路。前些年,村里人還不習慣外出打工,農閑時,就結伴去南山上割黃櫨木條子,曬干后背到集市上去賣,換些家用的零錢。山陡坡高,村里人不光吃水成問題,出行也很不方便,來來回回,不是上坡,就是下坡,既費力,又麻煩。到了夏收和秋收季節,要把塬下地里收獲的糧食弄回家,更是異常艱難。經常為了一畝地的收成,得來來回回地奔波。所以塬下人曾經編了順口溜“糟?!蹦媳ふ骸袄鬯览刍?,別給南堡寨干活,不是人擔,便是驢馱,不是上坡,就是過河?!?/P>

            于是,在2003年前后,為了便于村民更好地生產和生活,政府決定將南堡寨村整村搬遷至塬下。張新亮和村民們一開始并不想搬遷,畢竟在這生活了大半輩子,故土難離??!可是眼見著左鄰右舍一家一家地都走了,時間一久,張新亮與家人一合計,也搬到了塬下。他的新家在公路邊上,是一座二層的小樓房。

            畢竟這里留下了太多的鄉愁與回憶,人雖然搬走了,但南堡寨的鄉親們并沒有忘記塬上的老村。他們偶爾也會回去看看,到寨子里轉轉,看看自家的老院,摸一摸當初沒有舍得砍伐的小樹。每次來,大家的心緒都不是很好。過去,他們的寨子是多么紅火啊,沒想到,人一走,村子竟然爛成了這等模樣。他們覺得可惜,覺得心疼,卻又無可奈何。更嚴重的是,隨著人的離去,塬上很多的莊稼地也變得無人打理,漸漸地荒蕪起來。

            2018年初,一個好消息傳到了南堡寨村。長安區在招商引資中,引進了一家叫西安天朗控股集團(以下簡稱天朗集團)的民營企業。這家企業看中了南堡寨悠久的歷史和獨特的古寨文化,想以它為中心,打造一個集農業種植、生態修復、古寨風情、古宅民宿和田園文化為一體的“農耕鄉愁文化旅游度假地”。

            長安唐村抒詩情 田園風光寫畫意

            把一個廢棄的村莊,要打造成一個旅游景區。消息傳來,南堡寨人既興奮,又心懷疑慮。他們想象不來,這個到處都是房倒屋塌的“廢村”,能打造成一個什么樣的景區呢?這樣的景區有人游、有人看嗎?

            對此, 天朗集團顯得非常的自信,負責人孫茵說,上馬這個項目,并不是一時的心血來潮,因為鄉村里有中國文化的根脈和農耕的鄉愁記憶。

            為了這個項目,他們組織團隊,先后來南堡寨村實地考察了10多次,還專門邀請了古代文學、古代歷史和民居、民俗專家擔任顧問。專家說,每一個傳統的村落,都是一部厚重的史書,它承載著文化,承載著鄉愁,蘊藏著中華農耕文明最初始的基因。因此,一個老村落的復興,不僅是房屋的修復和人文業態的植入,更是要讓看不見的鄉風秩序、鄉村文明得以薪火相傳。孫茵說,這就是他們看中這個項目的“初心”和原動力。

            一開始,這個項目的名字叫“詩憶長安農業公園”。2018年,我國著名的三農專家顧益康教授在規劃編制《西安市鄉村振興戰略實施規劃》時,對這個項目評價很高,并提出了“唐村”這個概念。不久,“詩憶長安農業公園”項目更名“長安唐村”項目。

            “長安唐村”項目文旅負責人胡婕介紹:“‘長安’,既是項目所在地的行政區名,還蘊含著長治久安之意;‘唐’就是長安盛唐;‘村’就是詩詞里的田園?!毕鄠?,南堡寨村所在區域曾經是唐代無數詩人流連的地方,他們在這里創作了大量的詩詞,頌贊終南山色和這里的田園生活。她說,取名“長安唐村”,就是要通過修復開發,盡可能地還原詩意田園的鄉村風貌,使人們能夠體驗到神禾塬的農耕文明、農耕文化和鄉愁文化。要將古村寨悠久的歷史與現代元素相融合,打造出宜居、宜業、宜游的美麗鄉村樣板。

            村落的復活,先從文化傳承開始。在建設之初,項目建設組便聘請鄉賢張新亮和陜西師范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曹勝高為文化顧問,先后整理出了《堡寨物華憶長安——南堡寨史話》《唐詩里的長安唐村》兩本冊子,系統梳理了老村的人文歷史、鄉風民俗、農耕禮儀等,并以此作為老村修復的“指南”。與此同時,村中的道路被修復,每一戶老宅、每一棵老樹、每一口老井等都被精心標注,以期在修復中保留住鄉村文明的“根”。

            4年前,“長安唐村”項目開始籌建?!爱敃r,這里沒有一條像樣的道路,可以說只有一座荒村?!蓖跚值傈h工委書記張亞林說,項目要立得住,關鍵是要讓群眾認可、使群眾得利。

            為此,“長安唐村”項目在政府的主導帶領下,探索創新“三元共建”新模式,構建了“地方政府+村集體組織+工商資本”的鄉村發展命運共同體,通過產業導入、技術扶持、創新開發,在農業觀光體驗、非遺賦能計劃等方面建立了深度合作。在整體項目建設和開發中廣泛吸納當地勞動力,給他們提供固定和臨時用工崗位。

            聽說這個項目建成后,南堡寨的村民可以受惠,村里人的積極性一下子調動了起來。項目組提出要恢復老寨子的南大門,村民吳新社聽了喜出望外,積極參與到古寨的修復隊伍中。他憑著自己記憶,配合由鄉村老匠人組成的鄉建團隊還原古寨的每一處場景,力求修復出的每一個細節,都是村人記憶里的樣子。

            有了村民的配合,項目進展非???,長安唐村已初成規模。按照方案,廢棄的古寨子要修舊如舊,街道、房屋、戲臺、廟宇、城墻、城門,重新“回”到過去。一條街巷、一處院落、一棵枯朽的老樹等等,都成了“鄉下的風景”。曾經廢棄的小院,搖身一變,成了風情別樣的農家客棧。而寨子外面曾經荒蕪的土地,耕整一新,打造成了“新農田”的樣子,種上了麥子、油菜、玉米和水稻。和過去相比,雖然種的依舊還是莊稼,但“形式”早已全然不同。因為有了文化的植入和科技的幫助,長安唐村的田野,更像一幅繪制在大地上的油畫。而且,他們還都擁有著詩意的名字:稻香漁歌、堡寨農場、神禾糧倉……

            大雁飛過神禾塬 錯把王曲當江南

            3月5日,記者走進長安唐村。

            展現在眼前的“長安唐村中國農業公園”分為建成區和建設區兩部分。建成區在古寨村外,主要由唐村梅園、會議中心、鄉創大講堂、民宿集群和主題集市等組成。被譽為“西安最美會議室”的鄉創會議室、鄉創大講堂是在原南堡寨村小學舊址建造而成,備受游客歡迎的滿面春風手工掛面店、獲得過全球設計大獎的“詩唐花朝藝術民宿”均是在老房子的基礎上修復或者重建而成。正在進一步改建完善的原始村落,本著“充分保護、合理利用、歷史再現”的原則,正在精雕細琢、保護開發。很快,一座活化的關中民居博物館、一座古樸雅致的新古寨,將會向社會開放。

            現如今,長安唐村已初現成效,柳青創業史教育實踐基地先后建成了柳青故居、柳青文學紀念館并對外開放;南堡古寨于2020年被評為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

            “走,看梅花去!”初春時節,聽聞長安唐村梅花開放,很多市民走出家門,來到這里的梅園賞花。梅花爭相吐蕊,花香撲鼻,吸引著四面八方的游人集聚于此,賞花、拍照、游玩。

            田野里,家長帶著孩子追逐風箏、帳篷野餐、奔跑嬉戲。古寨內,游客一邊聽導游講解老皂角樹、藥王廟、雕花老物件背后的歷史故事,一邊品嘗各種各樣的關中小吃。夜幕降臨,終南山下星光點點,游客下榻在民宿里,靜靜“品讀”秦嶺的寂靜與老村的安詳。

            來自韓城的游客謝冰說:“散落在古寨中的精致小鋪,勾起了我對兒時農村生活的回憶?!辈粌H如此,無論是老碗面、涼皮、肉夾饃這樣的美味,還是蛋糕、涮肉、火鍋這樣的美食,甚至是缸缸煮、泡泡油糕、烙油餅這樣的風味小吃,都在“挑逗”著食客舌尖上的味蕾。

            經過4年多的匠心營造,昔日荒村的熱鬧場景不僅“重現”,還以煥然一新的風貌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新建成的鄉村圖書館、鄉創大講堂、鄉創會議室、牧野博藝館等公共文化空間對外開放;稻花田園、堡寨農場相繼建成,并先后舉辦了插秧節、豐收節等農耕活動;一大批年輕的夢想合伙人從城里來此創業,濛溪有詩咖啡、滿面春風手工掛面、鹿鳴小館、南山飲食工坊等數十家特色小店在老村萌芽發展,吸納當地村民及返鄉大學生就業200余人。

            “長安唐村”項目的落地,不僅讓破落的古寨重現昔日輝煌,吸引大量的游客來此觀光旅游,而且還把這些年游離在外的年輕人吸引了回來。他們的歸來,村不空了,地不閑了。當初撂荒的土地,復墾為田,種了麥子,種了玉米,種上了水稻,稻田里還放養了魚蝦……

            張亞林說,南堡寨的成功,給整個王曲街道的鄉村振興樹了一個樣板。相信要不了多久,王曲就會出現更多的“南堡寨”。

            張新亮從他的老屋走出來,輕輕撫摸著剛剛刷成銅色的門環,臉上露出滿足的微笑。他以為他一走,先人留給他的基業從此就糟蹋得干干凈凈了。沒想到,長安唐村的到來,不但挽救了古寨,連同他的小院,都修復拾掇得如此精致。塬下新村邊的水田被打造成稻花田園,泉水細細流過,與遠處的終南山交相輝映,這位曾擔任過王曲街道鄉賢協會會長的老先生,忍不住輕吟了一句民謠——大雁飛過神禾塬,錯把王曲當江南。

            標簽:

            上一篇:
            下一篇:

            相關新聞

            凡本網注明“XXX(非現代青年網)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其真實性負責。

            特別關注

            熱文推薦

            焦點資訊